失戀的朋友看看

誰沒有失意的時候,誰沒有不開心的時候,如果一切看開了,其實也就那么樣子.所謂快快樂樂也是一天一天的過,不快快樂樂也是一天一天的過,何不快快樂樂的過每一天呢!

失戀的痛苦雖然由表面上看來,象是情形不一,內容複雜;可是認真說來,卻也都很簡單–無非是因為當局者迷,不能退後幾步,離遠一點去冷靜觀察,或雖明知其中問題焦點所在,可偏偏自己固執著不肯承認。

正好像有人把眼睛釘在萬花筒裏,分不出是真是幻,把幾片碎玻璃當成了真的綿繡世界。也有人雖然明明已經把萬花筒拆穿,知道了內容不過如此。卻寧願多在迷夢裏出耽擱一會,或莫名其妙地希望自己那明白時的判斷是錯的,而仍在執迷不悟。

例如:某先生失戀了,他明白她不愛他了。於是,他說,“算了吧!隨他去吧!我已想開了。”似乎他真有足夠的智慧在揮慧劍,斬情絲似的。

可是,過了一星期,他卻又糊塗起來了。他說:“我真不明白她為什么對我冷淡。起初,她對我是很好的,很關心,很親熱。我邀她玩,給她買東西,她統統接受。可是後來她為什么冷淡了呢?……一定是有人教唆她,有人講我的壞話……”

然後這位先生說:“我要再寫一封信給她,去問問看。雖然她已經好久都不回我信了。可是,她也許沒有收到,也許別人將信藏起來了……”他又在企圖使自己相信萬花筒裏的花花世界是真的。

第三個星期,他罵她的女友忘恩負義。

第四個星期,他把女友給她的最後一封信給我看,他說:“你看!她什么意思?她說她不配我,她是不是客氣?她為什么為這樣客氣?……”

這可以說是一幅失戀的人的最好的畫象。

你不要笑他,當你失戀時,也不免這樣糊裏糊塗,自問自答。

這不是聰明不聰明的問題。因為,戀愛就是這第一回事;單戀更是容易使人喪失智慧,沒有幾個人在事到臨頭時真正想得開。

然而,“想不開”要有個限度。

既然人人都可能遭遇到或遭遇過失戀的痛苦,那么這其中必定有人較為瀟灑,能夠早一步丟開。而有的人卻顯得癡愚,不但不肯早日罷手,卻反而對著硬冷的事實在那裏問:

“就此罷手,不是太懦弱了嗎?”(他以為這是在做摔跤競賽。)

或“再去繼續追追看?”(不成功例便成仁似的。)

而且,最後他還會問:“那么,我要不要報複,怎樣報複?”

對於那些能夠早日罷手的失戀者,我用不著再去建議他什么;而對於後者,我卻要提供他們一些意見:

你知道嗎?“既然明知失戀,就必須馬上死心”。

有些事物可以修理彌補,而在戀愛上,假如對方不以同等的感情來回報你,那就是暗中在輕蔑你。

在這種情形之下,她已不再和你站在禍福相共的地位了。你如幹脆放手,對她再也不去顧戀,她反而慢慢會覺得你是高貴而可敬的。

這也是你僅有的在她心中取得好位置的機會。

假如你已經可以把她淡忘,那就算了。假如你不服氣,也可以化悲忿為力量,自己在她所欣賞崇拜的那一方面去努力進取–不管是學問,是事業,或是金錢。

請你相信,有志者事竟成。花上10年的功夫,你會使她對你刮目相看,使她後悔當初有眼不識泰山;而那時你已功成名就,愛也好,不愛也好,勝利已經變成你的了。

你或者以為我是在說空話或唱高調。可是,假如你願意暫時相信我,把憂傷的情緒拋開,認真去用點功夫試一試看,我相信你會得到證明。

許多事,如能往遠處看,如能把得失看得開一點,你會得到不同的結論。

把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勉強弄到手是件苦事;而假如你根本可以有辦法使她遲早發現你的價值和可尊敬的地方的話,你為什么不試一試看呢?

你該知道,即使談“報複”,那也是一種最痛快、最有風度的報複。不信的話,你只要想一想“朱買臣休妻”和“馬前潑水”的故事好了。

當朱買臣假如在羞怒之下,買瓶硝鏹水和他那位太太同歸於盡,我們就看不到“馬前潑水”這出大快人心的好戲了。

至於說,當失戀之後,仍願繼續努力去追追看,這仍是一個執迷不悟的想法。

我認為在戀愛上,“追”之一途根本就是一個很難收效的方法;特別是對一個本來對你就已經有戒心或成見的人,多半只能越追越遠。因為既然你已經追了很久,還沒有追上,而且你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大,可見對方的“腳程”比你快,在勢不均力不敵的情形之下,你是很難追上她的了。

培根說:“愛情是很容易考驗的。如果對方不以同樣的愛情來回報你,那就是暗地裏在輕蔑你。”

這是一句非常理智而清醒的話,非旁觀者是說不出來的。當局者在感情的蒙蔽之下,總希望自己是例外,不肯承認自己在對方心中已經沒有了份量。

古人說:“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對你那美麗的對象,單憑羨慕夢想是沒有用的。

你要明白,你捉不住她是因為你缺少可以捉住她的條件。所以,當你失望的時候,也就是你“退而結網”的時候。

當然,暫時放下你所羨慕、所急於要得到的“魚”,而要回去織那麻煩的“網”,你是很不情願的。可是你得承認,假如你沒有適當的工具,你將永遠得不到她。

結網雖然麻煩,雖然需要耐心和時間;但只要功夫一到,你的網結成了,那時,你就有絕對的把握可以撈到你所喜歡的魚了。

你也許著急地說,“到那個時候,她早就被別人撈走了!”

不錯,那是可能的。可是,你知道,水裏的魚很多,而且我相信,等你有了一個結實的網的時候,你早已看不上原先那條小魚了!

一個人有了足夠的條件之後,是可以揀著樣兒去挑你心愛的魚的,何必只顧望著魚兒發愁呢?